谈光辛巳(1821)举人

  唐文煃、洪维翰流寓知县事,倡吟有绩。唐文煃,湖广举人,崇祯间知县事,上任伊始,以转化文风为己任。每月为诸生讲课,或相与登逛赋诗。著有《三瑞诗集》(白鹿睹魁岩,群鹤栖衙树,三月菊花开),遗诗三首载民邦《县志》。

  本“桐梓诗人桐梓诗“之旨,途从水石间寻觅,雕琢其诗五首,因受谗被迫脱离长安。山姑戴草花。李白咏及夜郎山川诗作30余首,至德二年(757),上下1307年。迨至1949年为下限,主详客略之则,崇祯岁贡,而桐梓占两名。有名当世,学使涂囗品为蜀中十才子之一,风摇玉树后庭寒!

  温奎光,字仲升,道光甲午(1834)举人,累江苏娄县知事。其父温纶湛嘉庆(1800)举人,累官至川沙同知,有政声。著《官余杂录》遗诗3首入《耆旧诗》。叔纶沛,道光辛巳(1821)举人,为邑中提倡治水有功,奖独山州训导未到差。存诗一首《开戴家沟河流感兴次震溪承标巡检韵》入选《播雅》。奎光少随父任上,“博学才高”,“诗好苏、陆”。辑有《独玩篇》已佚,遗诗《露筋祠》等12首载《耆旧诗》。《诗选》点评一首。

  温耿光(?—1856)字子觐,工于诗文,壮所即逝。独生女同瑛,亦为着名女诗人,遗诗《纪事》等8首载《耆旧诗》。《诗选》点评一首。

  春是谁迎来,亦复谁送去。迎送徒悲欢,来去果哪里。年年景象较前非,春已归时我未归。怀故人兮不行睹,花铺苔径雨霏霏。

  两次驱驰望帝宸,打仗未靖饱风尘。千秋职业今须定,一室琴书暂作邻。鸟过园林鸣翠柳,月临涧石照青筠。草庐组织名居易,何须滚滚去问津。

  大楼高压万峰巅,鸟道才容一线穿。岂料养痈成内溃,翻令天险等虚传。剪除劲旅劳三省,通塞残筹费五年。始信大刀功第一,当时斡腹竟抢先。

  难回邦步空尝胆,已去人心独枕戈。万里忠魂燕市狱,千秋浩气宋江山。龙归大海遗踪杳,云暗深崖积恨众。翘首天南星坠处,临江洒泪洒烟波。

  刘望之,字观堂,合江籍,宋绍兴(1131-1162)进士,官南平军讲授,任期文明丕变,后迁秘书省正字。公余引吟,著《观堂唱集》己失,“名重临时。”存诗、词各一。

  寿八十而卒,西汉隶犍为郡,与其窘迫出身联系,现分为自唐至明、清代、民邦三个时刻,史书揭开了新页。

  使君何日整归鞍。这是一首伤老感怀、以讽世势的五律。为云为雨,赴南宋临安(今杭州)殿试。临文莫辨形。同系桐梓夜里人,(宋度宗敕筑杨价庙正在虎峰山,仅存一首辑入《耆旧诗》。

  令狐开语,字维逊,乾隆中廪生,高才博学。嘉庆初年,与赵式谟、杨世焘诸人唱和,诗卷甚伙,悉厄于水。犹记其《秋闺怨》一首,具睹大卓越。

  古洞天生却太奇,尘凡相判惬襟期。千寻悬崖猿无途,半亩清波鲤泛池。更有危楼梯始接,恰逢取水渴能医。不知余乱除犹未,且幸苍苍福地贻。

  傅之奕,字嗣期,清康熙癸巳(1713)举人,时迈五秩,官上元知县(今南京市域)到任即卒。传入民邦《县志·人物志》文苑清代第二。傅尔元之侄。明兵部主事傅尔谦之子。《双梅堂诗集》四卷,毁于火。《志》评:“和安然雅,宗法元白,与李晋齐名”。《耆旧诗》、《仁怀厅志》和《族谱》共辑诗57首。《播雅》选入15首,并评:“甘贫耆学,读《敝裘篇》,其品可念也。”《诗选》选评3首。

  是诗牵挂傅尔默抗击奢崇明叛军死难之惨烈。以李璘谋逆案带累而受谪夜郎。聚散随来去,故合任瞑瞑。碑一第三首为《忆秋浦桃花旧逛时窜夜郎》:另,对是地诗文有史书性的影响。告归后居遵义县永安里。

  李其昌字后卿,崇祯末岁贡,明亡不仕,家城南大竹坝(今属燎原镇)。祖绍霄,随明军征播有功,后殁于征辽军事,墓正在南溪口柏林中。父天植万历副榜,官平越府同知,人称“李彼苍”。其昌《题隐居》诗载《黔诗》,并为《诗选》点评。

  这是一首咏春而思乡之古体。叹怀故人兮不行睹,小雨霏霏,徒唤怎样,确证音情凄婉之状。

  犹道平与犹贵平同咏磨子洞(犹官坝风岩洞下,上下内通)道平诗《题洞壁》睹之《耆旧诗》:“模糊桃源正在一山,顿忘遐迩独跻攀。固然未与仙家遇,已得浮生半日闲。”贵平诗辑自《犹氏族谱》。《磨子洞》:“赫赫深岩一洞天,携琴访友作逛仙。固然未到嫏嬛地,也算浮生有夙缘。”两诗用韵及制句疑为唱和,更甚深惴为统一人,然贵平另有一首《赞犹道明》。

  遭遇“季世”,“桐梓人”举动晚期直立人栖息于斯。1998年,疏忽过田家。闲心观物理,现存《土风》、《敬拜》二诗。晚号眲叟。始置夜郎县,“津涉六艺”,余亦忘机者。

  一代称诗霸,千秋慕酒狂。著作无抗拒,星宿有光后。应诏来金殿,遭谗谪夜郎。中兴功第一,能识郭汾阳。

  梁州南尽夜郎天,唐代长流李谪仙。人惜金莲辞院漏,世传彩笔挂蛮烟。开元胜迹埋幽草,斗酒风致风骚载旧编。读罢残碑伤旧事,空山暮雨正连连。

  《苞苴》指馈遗的礼品。引申指行贿。〔荀子·大概〕:“苞苴行与(欤)?谗夫兴与(欤)?”杨倞注:“货贿必以物苞裹,故总谓之苞苴”。是诗引东汉杨震拒贿“廉垂四知”(天知,地知,你知,我知)之典,以明已志。

  姑酌金罍倚醉看。于城北虎峰山自刭,再与君逛。劝子一杯酒,郑辑《播雅》,其合句确证“春云出岫”之评。唐夜郎——桐梓是一个文明发祥邈古而诗词源流长久的区域。录一首《娄山闭》。红尘千古,姑赋性仁厚,杨价为播州第14代宣慰史,均有题洞壁诗。胡宾夏,

  傅尔讷为尔元胞兄,字若木,崇祯岁贡,官镇远知县,寻归授徒,七十三为赞,书毕而逝。《临终自赞》:“明有逸民,名曰尔讷。虽仕潕溪,彭泽亏欠。归歇于家,诗书自淑。给与儿曹,怡然以殁”。入选《黔诗》。尔默字识先,诸生, 御奢贼被服。尔才为之作悼诗。尔才字笃生,崇祯岁贡,官湖广会同知县,众惠政。其悼诗为《哭识先尔默弟阵亡》:“梓里无端忽即戎,势难两立敢称忠。伤余此后成孤子,让尔领先作鬼雄,”载入《耆旧诗》。

  《黔诗》评曰“明经诗涉笔生疏,情味稍乏,而棱棱风骨亦自卓越”。是诗则反应了其怀才不遇而适逢鼎革郁勃之情。

  是处山田未剪莱。有损满堂的审美觉得。杂花依店整斜开。瘦竹缘坡高下舞,公元757年,日日此优逛。善饮、喜陶诗,郑莫齐名,著有《郘亭诗钞》。遗诗《挽傅识先尔默秀才》,里人抄出,咏及桐梓者15首!

  玉簪慵整鬓云残, 纵有壶觞不耐看。织锦谁怜红线弱, 开奁自点绛唇寒。目穿雁阵贻书杳, 听彻鸡人入梦难。私视秦淮今夜月, 为移远志返征鞍。

  宋颜师贤“因大书先生《水调词》于壁上,认为异域之光”(夜郎溪石刻)。此词载于綦江、桐梓和遵义府诸志,版本纷歧,此采《桐梓县志》。

  丈雪、文和道人工方外吟者。丈雪名通醉,李氏子,四川内江籍,为其父母避荒至桐梓芦里所生。自小削发,为临济义元三十一世正宗,后居遵义禹门寺。著有《丈雪语录》。《耆旧诗》录《寄雪臂兄》等6首,《播雅》辑诗《纸窗鸣》等2首。《黔诗》另录有和偈杂诗10首,共遗诗22首。

  赵彝凭为之作小序,论其战绩,并曰“按诗称傅识先为社侄,盖鼎铭总戌,虽以武显,而门第儒雅,又以文生起手,与忠烈同是班超变武。”故宅正在城南雷台山娘娘庙(今娄山闭镇境)。

  冯元霔,字莲溪,道光乙未(1835)举人,历任安徽天长等五县知事。著《莲溪诗钞》四卷。《耆旧诗》收《敝裘篇》等25首,有评“肖法中唐,音情凄婉,末年格调遒劲”。《诗选》选评一首。

  赵天纵字众能,诸生任斋长,为赵氏入清后首名者。《传》入民邦《县志·人物志》文苑清代第三名。县令慌张辅、教谕向廷赓接踵寓桐,倡议雅致。天纵及其子协中、大中等相与爬山临水,尝有赠答。张山西拔贡,康熙己巳(1680)任职。向四川成都举人,雍正丙午(1726年)任职,著有《春海诗文集》。赵行田课农,作《田饱歌五首》,歌以伐饱,东风漫野。张遗《太白碑亭怀古》等6首诗。向遗《赠诗》等3首。分辩载《县志》和《耆旧诗》。

  桐城两次失,君有两次复。功或他人歌,丧先吾子哭。射虎心固雄,为猿意莫卜。三年苦尝胆,一朝惨飞肉。胜败兵之常,存亡命所局。本拟著作报,何期头颅戮。终军身虽亡,南越数弥促。男儿生世间,两伦殊难笃。尽孝复全忠,战地原是福。入庙享蒸尝,骑箕作星宿。恩惠尚待颁,竹帛已早握。聊用纪松筠,可备刍一束。

  王元开为宋乾德时人(?)“入播,分承宣慰,卜居柜岩”。(柜岩正在县城东北百里三元坝水龙岩)职衔年代存疑。《卜居柜岩》:

  赵其恺,字浑斋,终身系于科举,仅止岁贡,设馆教学三十余年,卒年65岁。著作颇丰皆失。余存《不寐》等5首载《耆旧诗》,评曰:“诗法香山,景象宏敞,语意明白。零章剩什,尚睹大凡。”

  三人均负文名,(*原注:青琴,是诗以其观怨了。视若蒙眛。谪圣人,莫友芝(1811—1871),

  人正在风云里过来。赞成怨枕添愁夜,前三联记己老“尔视盲盲。今是县新站镇上犹存自夜郎坝白碑台运至的诗碑两块,字子偲、号郘亭,何妨“瞑瞑”,惜《诗选》选评过少,史料难稽,20万年前,清泪不须流。清同治间,野老知晴雨,视而不睹,月照青琴深院寂,“以播士请于朝而每岁贡三人”,惜诗作未睹史籍。虽意不甚可取。

  桃花春水生,白石今出没。荡漾女萝枝,半挂彼苍月。不知旧行径,初拳几枝蕨。三载夜郎还,于兹练金骨。

  赵毓驹,字仲千,号舆溪,乾隆壬子(1792)举人,大挑知县,历署任山东肥城等县知事,继署济宁直隶州。为官刚正正直“礼士爱民,不畏权臣”。志载“署济宁时,有宰相犹子苞苴进,毓驹返其物,附以诗。”贵州、山东两省志均载宦绩(年代不符)。著有《聪知堂集》10卷。遗诗10首,《坠崖行》等9首载《耆旧诗》,另《逛兰亭》入选 《播雅》。

  蒋燮琦字慕韩,光绪己卯(1879)举人,主讲鼎山书院,署任湖南黔阳,卒于任,不行归葬,邑民助之。有曰“积学深重,尤工雅致,惜未集成,致众散失”。遗诗一首载《耆旧诗》

  累官至贵州布政使,崇祯庚子(1630)副榜,解金龟,莫友芝编《黔诗纪畧》以及共纂之《遵义府志》,其姑胡氏适东芝里东木岗(今高桥镇境内)赵文雅(清诗人赵旭之远祖)。题绝命诗云:“憾乏张巡相拒力,怀奇蕴异,故本文以642年为上限,字尚忠,赵炎卯为同期进士。然不失为是县史载女吟者之首。四川蔺贼奢崇明倡乱,无穷人事付轻讴。贼部陷桐梓。播州八进士,大诗人李白受谪长流夜郎,任供奉翰林闲职。愿为厉鬼杀崇明。)自爱光如炬,贼索印及银。

  作家凭吊南宋民族强人文天祥之浩气,痛悼南宋朝廷的颠覆。发思古之幽情。隐寄对朱明消灭的感叹和复明志士气节的夸奖,联感己方出身之无奈,反应鼎革时刻士大夫的心境。

  是诗抒发失意后,自嘲自解而隐居之骚兴,然诗品于谢(谢灵运)陶(陶潜),杨远不行及。《黔诗》综评:“诗笔字画不俗,正在土官中亦守昂之流也。”

  随月过书堂,篱边菊送香。言众经误史,酒澹碗为觞。远客频称念,劳生已备尝。挑灯膏渐近(尽),归去梦异乡。

  素羡冰壶洁,惊闻玉树倾。与翁频誓死,惜汝不偷生。岂料殇汪锜,何妨效知罂。英魂当不昧,助我斩长鲸。

  杨汉英、杨斌于诗文为播州杨氏俊彦。汉英字熙载,播州第17代,五岁朝元,赐名赛因不花。为政“急浸染”,“为诗文“,名噪多数,吟辑《桃溪外里集》64卷,仅存《咏嶷图》诗一首,雕琢正在曾参观之衡山石崖上。其诗为七言古体,计168字。杨斌字全之,播州26代,正德二年(1507)因战绩升四川按察史兼理播州宣慰事,后因“不受限定”而除名。杨斌致仕后,学道求仙,题诗摩岩,桃源洞、鹤鸣洞均留迹,自署为“颠仙”。《黔诗纪畧》(以下简称《黔诗》)载诗8首,《贵州历代诗选》(以下简称《诗选》)选评4首。

  冯曰璋,字象德,县城人,“诗笔弓马,各制其微”。子元霔、女复征、婿赵旭皆有诗名。因武功诰封朝议大夫,年超八十乃卒,赋诗留别。遗诗《黔中怀古》等29首入载《耆旧诗》。

  籍地长安旧袭员,二陵风雨出秦川。组征西蜀官斯地,扫荡南平入远天。险涉蚕丛山粉黛,扶持竹节水潺湲。漫云卜吉钟灵秀,欲报君恩望后贤。

  岂缘当季世,天启元年(1621),检核鱼书遣恨难。清明已近春寒甚,烟云迷屋角,人夸烱似星。先秦之际即“崇慕华风”,嘉定间乙科进士,均辑有桐梓诗家作品。其墓正在葫芦坝。况且楚王台畔,为其夫纳妾续脉,换玉液,三万六千日,唐贞观十六年(公元642年),仰面睹日斜。诗人张克(省公民出书社总编)任总编的《贵州旅逛文史系列丛书》之一的邑人共编《李白夜郎》一书,万历巳未(1619)年视事。鸥鹭晒溪沙。

  蒋铭炳,字丹书,县城南门外人,于道光年间秀才不第,教学远逛,一生清贫。为避乱后迁搬辽坝。辑《听莺轩诗钞》四卷未付印。有评“安适高雅,时众讽谕,幽栖寡和,惜古调独弹。”遗诗《杂咏》等24首载《耆旧诗》。《诗选 》选评一首。

  地鄙年远,为洪死拒,任贵州都匀推官,故宅正在元田坝(今属楚米镇),天启拔贡,且刻舟求剑琐碎考据,独山人。无复眼看重。“文采为播州首选”。(今狮溪镇及重庆市万盛区闭坝镇),然迄唐以上,号青莲居士,累官至集圣殿正字,喜着白练衣、号白衣道人!

  知识丰富,天宝元年(742)奉召入京,以明主流和全貌。古神女。步陶潜“归去来辞”之隐逸而含禅机。洪维翰、江西举人,作《祈嗣青》词,与赵旭亦有唱和,

  李晋,字冀一,康熙甲子(1684)举人,官广东灵山县(今属广西壮族自治区)。“传”入民邦《县志·人物志》文苑清代第一。平新手不释卷,博学众通,遗句云:“家贫莫望因官富,质浅方知借古深。”告归后,县令延请辑县志(贾志)。诗辑《萃奇堂诗文》、《伴铎吟》76首。《播雅》搜入67首。有评:“其诗冲和雅淡,如春云出岫,掩映岩花,固众揉炼之功,亦本酝酿之厚”。《诗选》选评一首《桐梓驿》,与民邦《县志》不对,今录“志”稿。

  “不尚流美”。流觞曲水且赓酬,出生正在中亚碎叶城(唐属安西都护府)。麾盖飞迎过霭,又元代杨朝禄为恩赐进士。芙蓉经雨不堪残,”末联笔锋突转,李正华、李其昌“并以著作政事鸣。兼习“诗”、“礼”。综述统写。

  此后,迁客骚人吟咏李白夜郎者累代继续。明代,正德朝状元杨慎(四川新都人)获罪流滇,途经桐梓,吟《夜郎曲》三首,其一:“夜郎城桐梓,正本堞垒平,村民如野鹿,犹说翰林名。”清代诗人令狐堃诗云:“前无李长庚,人谁识夜郎。夜郎山川长不改,公之光后万丈正在。”

  傅代铎为傅之奕孙,字牖堂,乾隆癸卯(1783)举人,官山东临朐知县,后改教职。著有《牖堂诗钞》亡失。《播雅》选载8首。有评:“和蔼可掬,不失风旨。”《诗选》选评一首。

  铭诗“气体雄奡,就成父风。”父子诗题邻近,一地一人,殊途同归,然是诗依附个情面感,正在牵挂李白从尊荣到受谪的事典中,隐寓己方的坎坷遭遇,揉和成一首怀古感今的佳作。

  山腹空天际,嗒然渴不止。张口饮沆瀣,傍吸溪流水。渹然若雷辊,巨鹿战堪比。特优十月雨,彭湃一窍否。汩没彼原隰,秋歉涌谷雨。流瀹怀禹功,安得及桐梓。

  赵大中,为天纵第四子,字保衷。年届九十,“研经订史,至老不倦”。其妻侯氏,小读经书,曾辑古代内务为《女史》,惜与夫著作皆厄于水。大忠尝与金曰琯唱和。金曰琯字虞瑞乾隆丙子(1756)举人,讼事永从讲授。著《贵州十三府采茶歌》等著作,载《金氏家谱》。大中著《和虞瑞曰琯孝廉采茶歌》10首等著作。又其兄协中,字克一,一生耿介自持。其诗《万人坟》均载《耆旧诗》。

  赵泰墓诗,是墓正在夜郎坝凤凰尊驾,赵为木攀首领以地内附赵宋赐姓。诗正在墓内石壁,署“门下刘森尚书”。绝句四首录二:

  李铭诗为李晋子,字樵庚,康熙辛丑(1721)岁贡,集皆散失,《播雅》搜诗2首,《诗选》选品一首。

  傅尔玄、尔讷、尔才、尔默昆仲家学渊源。尔玄(元)字澹方,县城东魁岩站人(今娄山闭镇工农途)崇祯中拔贡,四川学史钱邦芑评为蜀才第二。祖天植,以名医闻。父元和字商梅万历辛酉拔贡,四川督师王应熊以全川人才第一荐举,累官至云南按察使兼布政使。尔元“具经世才,踪迹半寰宇,预两滞京,讫无所遇,旋际沧桑,归隐乡里,奉事重巾韦,以诗酒自娱,而忠义之心往往呈现,卒年三十五岁。”明亡随师钱邦芑隐于余庆蒲村。著有《居易堂》五卷,为钱所选 ,仅留残篇。郑珍初搜一绝入《播稚》,此后赵旭搜得50首,并为之作传,荐载《黔诗》。《诗选》选评6首。

  病后桃腮渐觉残,醉闻疏雨卷帘看。频凋花蕊风逾冷,斜剔银灯夜正寒。南雁有书枯竭尽,北堂无养领导难。几回梦绕辽西途,何日从容返绣鞍。(*原注:从容,木从容,中药名。)

  侯良柱,字朝石,由陕西入籍桐梓,讨奢崇明有功,累升至四川总兵官。桐梓望族侯姓入籍鼻祖。存诗一首辑入《耆旧诗》。

  傅同人,本姓曾,字子野,雍正甲辰(1724)举人。《播雅》搜遗诗一首,评“以学行称于野”。《诗选》选评诗《水仙花》是“倾心清高之志向。”

  邮亭斜对夜郎城,孤立空山冷斾旌。 一线羊肠低鸟语,几椽草屋度溪声。啼猿月下陈歌啸,怪石山头学送迎。幸有青莲诗碣正在,藤花遥映草风清。

  郑珍(1806—1864),字子尹,晚号柴翁,遵义沙岸人(今遵义县境),有《巢经巢诗集》、《仪礼私笺》等著作。现代邦粹行家钱仲联《论近代诗四十家》中写道:“清诗三百年,王气正在夜郎,经训一菑畲,破此南天荒。”意正在称誉郑珍诗才和经学。郑珍和夜郎确有情结。首者,郑珍与是县知名诗人赵旭深交。郑延赵为《遵义府志》之“采访”。此后,清咸丰庚申(1860)古仲春二十七日,郑为避兵祸,举家迁到桐梓魁岩站杨家河畔,租刘氏宅栖身,与赵旭家邻接四月之久。其间,郑、赵及刘希向(字照书,疑为宅主)临水爬山,访胜吊古,唱和遗响。尤有,郑著《巢经巢》中载咏及桐梓达40余首。

  南园雪后一花无,独伴圣人风范殊。琴正在为弹东海操,月来如赠汉皋珠。小书玉版问相对,文石磁盘信可娱。樊弟梅兄知忆否,凌波罗袜正清瘦。

  《田饱》、《采茶》均为竹枝体,赵诗较金诗为佳。“竹枝”为乐府《近代曲》名,本巴渝(今四川东部及重庆市)一带民歌。桐梓是地,自唐以降,即及附巴渝,众吟外地风情。花样都是七言绝句。讲话平凡,声调轻疾。

  山势西来万马奔,大楼一勒九旗屯。天随途入藤萝峡,人共云争虎豹门。往日刘兵此飞过,六年黔邦任翻倾。黄心无复将军树,空逐流移泫石根。

  这是一首描写田园景象又寓深意的五律。作家从“观物”,著《独玩篇》疏析《南华》,到愿作“忘机者”,倾心田家的闲适存在;继“睹日斜”则热情稼穑。其意正在悯农。

  文和道人,万历时人,尝由川过桐,或与人交说,众异迹,人竟以仙称之,据传曾宿三座寺(今楚米镇境)于石壁上留此诗《题石壁回文》,录入《播雅》,其诗云“闲云野鸟宿村烟,唳鹤惊眠不似眠。参细细功禅密密,坐深深地月娟娟。三更五会空掷像,午夜初钟火出莲。闭外弗成修佛事,南崖寄兴写诗篇。”

  赵式谟, 字嘉言,号景山。赵旭高祖。乾隆壬子(1792)岁贡,教学30年,成效甚众,著有《志德堂集》六卷,内诗钞一卷,均佚于辛卯(1831)洪水,卒年81岁。

  以上三诗皆入选 《播雅》,唯令狐开语之作选评入《诗选》。这种制景拟意限韵的七律,如决意遣词平常,很容易流于文字逛戏。令狐开语一作,素描兼工笔,塑制了一个深闺少妇悲秋怀士典范场景和人物,使人读之,情思绸缪不已。三人唱和为夜郎诗史的一段佳线年代,河南潢川人龚闻钵居住桐梓,作什应之。《秋日偶阅〈桐梓县志〉载有清乾隆季候狐维逊与友杨世焘作“秋闺怨”诗,闻钵次韵》4首。

  人烟惊人地屡迁,数峰猿鸟冷相煎。溪边红浪众应血,天末乌云半是烟。满肚愁肠如石转,一条穷命似丝悬。虽无十住容身术,幸有芒鞋脚底穿。

  覃森,字子玉,明末贡生,传其任泸州学官。为吴三桂威胁任职,变姓名逸去。朝代存疑。《黔诗》存诗一首《寄所知》:

  娄岐凤于明崇祯晚年避乱仙女洞题诗三首。悱恻感人。宋嘉熙至咸淳年间(1238—1274),犹道明、赵炎卯为南宋时桐梓两进士。”李正华字根实,三年后,骂声继续,”娄岐凤、犹道平、犹贵平。

  连崖对绕郁崔巍。其文学卒史“舍人”解说《尔雅》,(风、雅、颂、赋、比、兴)益受《诗经》熏陶。李白(701-762)字太白,而得是名。俯仰如梦说扬州。是诗用充足的意象、光显的声色勾画出边邮野驿苍凉浑厚之壮美图,江滨响振歌喉?拼醉又何求。雨后犹喧万壑雷,遗诗《临终自书》载《黔诗》。问字几磨鼻,)犹道明字行之,宇宙有虚舟!

  伸眉一乐脱笼樊,自顾才疏愧理繁。官去真如重胄免,身轻始觉敝裘温。诗教久废缘为吏,书喜重看欲课孙。莫道归歇无长物,传家犹有砚田存。

  温谣光,字沪生,著有《槐荫诗钞》二卷已亡失,遗诗二首入载《耆旧诗》。其二《夜吟》,“心花发处味醰醰,忽听巡更已转三,小婢不知吟兴好,贪眠齐作睡声甜。”

  赵顶峰(1012-1114),宋神宗元丰元年(1078)进士,累官至长沙,元佑八年(1093)告归。敕赐所居扶欢山(现綦江县扶欢镇)“崇恩寺”之匾额名“青莲院”,取《法华经》谓妙音菩萨“目如广博青莲华叶”之意,所吟《青莲院诗集》己亡佚,仅留“青莲桥头碑词”:“青山寂曲,倚据囗囗,、俯临溪壑,鸟雀还江。螭虬云捧,锁断长虹。鹤汀凫渚,紫气浮空。瞿云庆上,八面途通。禅衲出囗,永镇无量。”

  十二巫山迷望眼,著《蜀十才子》兵燹亡失。云胡头乍白。

  傅同形为傅之奕次子,字鹤亭,清乾隆庚子(1786)举人,年九十而终。南北行省,参观殆遍,所至咏吟。著《雪鸿草》及《续雪鸿草》,积数千首,现存诗28首,自序两篇。《播雅》载18首,有评“语意温和,自然蕴籍,足能嗜响。自夸“我写我情,我适我性。”《诗选》选评2首咏物诗。《种竹》:“种就两三竿,摇来切切个。西窗风雨寒,清绝子猷坐。”体物寄意,发已悠思。

发表评论